最高将领张自忠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6-12-06
       张自忠(1891-1940),字荩忱,山东临清唐园人,著名抗日将领,民族英雄。1911年加入同盟会。后投笔从戎,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集团军总司令等职。抗日战争中,身经百战,屡建奇功。1940年5月,在枣宜会战中,以身殉职。
       张自忠父亲张树桂,继承祖业有数百亩地,在唐园可称首富。张树桂在光绪二十六年捐了一个巡检,在江苏赣榆县青口就任。光绪三十一年,他因执法公道,忠于职守,由青口巡检署理赣榆知县,后来病卒于任上。
       1908年,张自忠入临清中学堂读书。 1911年考入天津法政学堂。学校里的进步思想和气氛对他影很大。他第一次接触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和“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资产阶级纲领,结合他过去所学的孔孟之道,所读的《三国演义》、《说唐》、《精忠说岳全传》等书,所崇拜的关羽、岳飞、秦琼的浩然正气、忠义行为,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影响。1912年转入济南法政专科学校。1911年山东公立法政学堂创建。1912年山东公立法政学堂更名为山东第二法政学校。1906年官办山东法政学堂创建。1912年官办山东法政学堂更名为山东第一法政学校。1913年山东第一法政学校、山东第二法政学校合并组建山东省立法政专门学校。山东省立法与工业、农业、商业、矿业、医学等6个专门学校成为山东大学的前身。
       张自忠目睹列强欺凌中国,军阀混战,痛感国家不幸,民族多难,立志报国,于是弃学从戎。
       1914年秋,到奉天(今沈阳)新民屯陆军第二十师第三十九旅第八十七团车震部下当兵。不久,被提升为司务长。 1915年初,车震升任第三十九旅旅长。后升任师长兼长(沙)岳(州)镇守使。张自忠也被车震升任为师部参谋。1916年9 月,车震因事前往去天津,顺道去廊坊见冯玉祥。并向冯玉祥推荐张自忠。冯玉祥收下了张自忠并将其字“荩臣”改为“荩忱”。起初被派为差遣,不久升任排长。1918年9月,冯玉祥在常德设立军官教导团。次年初,张自忠被派到教导团军官队学习。在教导团学习半年,结业后恰逢第十六混成旅扩编新兵团。张自忠升任该团第二营第五连连长。这期间,张自忠曾一度调任上尉副官,又调任水上陆战队第三队队长,驻河洑训练新兵。这水上陆战队实际上是沅江上的水上警察。张自忠不愿干这种非正规部队,又要求并经冯玉祥同意,重回学兵连当连长。以后继任学兵团营长。 
       1922年春,中国大地上又掀起了一场大战,这便是直奉大战。这场战争在河北北部爆发。吴佩孚急调第十一师东下驰援,并任命冯玉祥为后方总司令。冯玉祥就任河南省督军后,利用这个大好时机招募新兵,很快编成三个旅,使自己的兵力扩充成5个旅,总兵力达5万人。另外还新编了两个补充团、一个学兵团。学兵团团长冯玉祥自兼,而第一营营长就是张自忠。 张自忠在石敬亭的领导下,全副精力抓紧练兵,使学兵团成为训练有素、军纪严明、富有生气的模范部队。1924年,张自忠被升为学兵团团长。1924年秋天,冯玉祥把学兵团和卫队团合编为卫队旅,张自忠任第一团团长。
       就在这时,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北京政变”。这次“北京政变”真可谓迅雷不及掩耳,一举获得成功。1924年10月24日,冯玉祥在北苑召开会议,商讨如何应付北方时局。冯玉祥被推为国民军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1927年5月,冯玉祥统率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东出潼关,讨伐奉系军阀张作霖。张自忠随总部移驻郑州。同年底,张自忠升任第二十八师师长兼郑州警备司令,负责维持郑州治安,保卫总部安全。冯玉祥为培养中下级军官,成立了“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任命张自忠兼任军官学校校长。
       1928年初,张自忠的第二十八师及军官学校西迁至兰封(今兰考),又迁开封。西北军进行缩编,冯玉祥的嫡系部队整编为12个师,张自忠的第二十八师改编为第二十五师,辖三个旅,兵力两万余。驻扎开封期间,张自忠除任二十五师师长、军官学校校长外,还担任开封警备司令。地方上的治安秩序,也由他负责。1929年,调任第十一军第二十二师师长。同年冬,原二十五师改编为第六师,任师长,后参加中原大战。1931年1月16日,蒋介石、张学良联衔通电,正式宣布了对宋哲元、张自忠等人的任命。同年6月,南京政府开始整编全国陆军,第三军改番号为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下辖三个旅。
       1931年夏,三十八师移驻太行山区的阳泉、平定、昔阳和冀西的井陉一带。这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张自忠对于日本军阀的疯狂侵略和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甚为愤慨。9月20日,他与将领联名通电全国,请缨抗战,呼吁全国四万万同胞“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奋斗牺牲,誓雪国耻”。但是,由于南京 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九一八”事变后仅四个多月,东三省全部沦陷在日军铁蹄之下。
       1933年元旦之夜,日本突然出兵向天下第一关山海关攻击。东北军守军何柱国败退,山海关失陷。日本侵略者取得了进攻热河的有利势态。国民政府一面发表《山海关事件宣言》,请求国联制裁日本,一面制定了“以确保冀热并巩固平津为目的”的作战计划,将北方各军及中央军北上增援部队编组为八个军团。1933年2月21日,日本关东军以第六、第八师团、独立混成第十四、第三十三旅团和骑兵第四旅团等部为主力,并纠集伪满军张海鹏等部约十万人,在关东军司令官藤信义指挥下,分兵三路进攻热河,热河省主席兼第五军团总指挥汤玉麟部连同义勇军不下十万人或逃或降,一触即溃。3月4日,日军先头部队仅128人不费一枪一弹,耀武扬威地占领了热河省会承德。热河在短短十余天里竟被日军占领。举国上下为之震惊与愤慨。在舆论的压力下,张学良被迫辞职,遗职由何应钦代理。这个时候,二十九军已扩编为三个师。另还有一个特务团,全军约3.4万人。但装备还是很差,全军只有野炮、山炮10余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只两挺,步枪多为汉阳造、三八式,还有一些毛瑟枪和土枪,许多枪都没有刺刀。按老传统,每一士兵有一把大刀。1933年初,二十九军奉命参加长城抗战,率所部与三十七师在喜峰口与日军血战,官兵们在旅长的带领下争先奋勇,大刀在阳光下闪起一道道血红的光。“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就是二十九军的勇士们的“战歌”。此战二十九军名声大震。在保定的蒋介石得到喜峰口、罗文峪大捷的捷报,十分高兴,特电召宋哲元、张自忠、冯治安到保定。蒋介石接见了他们,并盛情款待。
       由于冷口、迁安失守,日军迅速深入长城以内,二十九军固守喜峰口、罗文峪一线,既不可能,也无必要。4月13日,二十九军奉军委会令忍痛放弃喜峰口、罗文峪一线阵地,向西南方且战且退。长城抗战终告失败。
       1933年长城抗战结束,局势比较平静。年底张自忠决定回乡一趟,一为参加侄儿廉瀛的婚礼,二为祭扫父母陵墓。这次张自忠返乡,可说是衣锦荣归,他是三十八师师长,又是全国闻名的长城抗战的英雄。他带着全家七八口人,乘坐两辆轿车,并有一个警卫排,分乘两辆大卡车随行。一路之上,他受到沿途官府、驻军的热烈招待。
       1935年4月9日,国民政府授予张自忠中将军衔。其实1927年底张自忠任师长时,已是实授中将衔。鉴于各系军队编制军衔混乱,1935 年国民政府对全国陆军实行统一授衔并予确认。6月,张自忠受命兼任张家口警备司令,负责维护察哈尔省治安。18日,政委会成立,辖区包括河北、察哈尔两省和北平、天津两市。委员会委员共17人,主要由二十九军将领、东北军人士和亲日派三部分人员组成。二十九军方面,除宋哲元外,还有张自忠、石敬亭、秦德纯、肖振瀛任委员。张自忠任察哈尔省主席,并兼察省保安司令。张自忠出任省主席后,三十八师师部及特务团、一一二旅二二三团、一一四旅二二八团均由宣化移驻张家口市。    
       1937年“七七”事变时,张自忠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和天津市市长,除掌管军务外并负责对日交涉。当二十九军撤离平津时,他受命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北平市市长。日军占领北平后出走。12月,在河南任第五十九军(由原三十八师扩编)军长。后该军调赴徐州,编入第五战区序列。
       1938年2 月,奉命支援淮北于学忠部。在固镇指挥五十九军与日军血战七天,夺回曹老集、小蚌埠,稳定了淮可防线。3月,又奉命支援临沂庞炳勋部,指挥五十九军在临沂城郊与日军精锐坂垣师团进行拉据战。他抱定拚死的决心,曾致电鹿钟麟:“战而死,虽死犹生;不战而生,虽生亦死。”经七昼夜鏖战,取得临沂战斗的胜利因功升任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兼五十九军军长。同年5月中旬,在徐州突围时,奉命掩护友军撤退。在战斗人员不足的情况下,五十九军在萧县南部地区顽强阻敌。完成任务后,到河南信阳稍事整补之后,又投入武汉会战,在潢川、大别山一带阻击敌人。10月率部安全撤回鄂西,升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后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
       1939年5月,敌酋冈村宁次调集10余万日军进犯随县、枣阳。张自忠率三十三集团军从外线夹击敌人,并率领骑兵第九师及总部手枪营出敌不意,冒险东渡襄河(一段),拦腰截击敌军主力,在田家集大败日军,取得了襄东战役的胜利。
       1940年5 月,日军集结重兵向宜昌发动进攻。他率部从右翼打击向枣阳地区进犯的日军主力。出击前,召集军事会议,鼓舞士气,全军士气高昂,与敌激战,连连告捷。5月 7日,率总部手枪营和七十四师的两个团,从宜城东渡襄河,给敌人以极大威胁。日军调集主力,折回反扑。经过七、八天的苦战,部队减员甚重,粮弹两缺。5月 16日,被困在南瓜店的杏儿山,缸子口。从早晨到中午,他奋勇督战,不肯退避。在战斗中,肩部中弹,仍指挥若定。18日,日军冲上杏儿山,他身中七弹,仍呼喊“杀敌报仇”,为国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
       1940年5月28日,国民政府为他举行国葬。中共中央在延安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并在祭文中给以高度评价,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分别为其题写了“尽忠报国”、“取义成仁”、“为国捐躯”的挽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属于反法西斯阵营的五十多个国家中,张自忠是阵亡将士中军衔最高的将领——第33集团军上将总司令。周恩来曾亲自写下文章称赞张自忠“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