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天才物理学家——束星北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8-06-27

他一生以科学救国、追求真理为准则,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那个时代的学者的人生轨迹:生于内忧外患的世纪初;曾在战火连天的年代在夹缝中求生存、搞科研,把希望寄托在三尺讲台下求知若渴的学生们,没有离开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最后在风刀霜剑的岁月里寂寂无名地老去,和他热爱的祖国大地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开了。他是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中国雷达之父”束星北,他曾为坚持真理、坚守信仰做过很多斗争。



2E986


束星北(1907~1983),江苏南通人,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中国雷达之父”;中国海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学术委员会顾问;毕生致力于中国教育事业与科学研究,有深厚的数学物理基础,讲课富有思想性和启发性,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物理人才。他是中国早期从事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研究的物理学家之一,后转向气象科学研究。晚年,他为开创中国海洋物理研究做出了贡献。他是一位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的爱因斯坦”的国际级科学大师;是一位曾经培养启蒙过李政道、吴健雄等著名科学家的天才物理学家。


束星北于1919年考入泰州明德中学; 1924年,以优异成续考入杭州之江大学,翌年转入济南齐鲁大学; 1926年4月自费赴美留学,入堪萨斯州拜克大学物理系三年级; 1927年2月转到美国加州大学学习。1927年7月,在爱因斯坦任所长的柏林大学威康大帝物理研究所做研究助手,1929年10月,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师从理论物理学家E.T.惠特克 (Whittaker) 和C.G.达尔文(Darwiner), 1930年1月, 束星北获硕士学位。随后他又到剑桥大学读研究生,1930年9月返美进麻省理工学院,师从D. J.思特罗克教授(Struik), 任研究助教,并继续研究生学习。1931年5月再获理学硕士学位。


31E42

1931年9月回国探亲。时值九一八事变,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于1932年1月受聘于南京中央军官学校,任物理教官。因触犯蒋介石于1932年7月离开南京中央军官学校。1932年9月,束星北受聘于浙江大学物理系任副教授; 1935年7月物理系全体师生因反对校长独断专行,离校。束星北到上海任暨南大学教授兼数学系主任,并兼交通大学物理系教授。1936年4月,竺可桢出任浙江大学校长后,聘请原物理系全体教师、技工回校。束星北也于1936年8月回浙江大学,翌年升为教授。抗战期间,他随校到贵州遵义、湄潭,其间曾被借聘到重庆军令部技术室任技术顾问一年。1945年,他研究成功了中国第一部雷达,为抗击日寇的侵略做出了重要贡献。1946年,他随浙江大学回杭州,此后曾兼任齐鲁大学和之江大学教授。1952年,因院系调整,束星北到青岛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授,并转向大气动力学研究。同年,山东大学成是海洋系,物理系气象组转入海洋系,東星北任海洋系气象研究室主任。


1952年,束星北到山东大学物理系,除讲授物理课程外,还主动要求参加普通物理教研组,亲自辅导提高该组教师水平,对物理系教学质量的提高起了很好的作用。


他讲课从不照本宣读,不做面面俱到的讲解,对根本性原理却不厌其烦地从日常所见的自然现象出发,以各种生动的实例,从不同侧面深入浅出地反复论证,使学生一通百通地理解、掌握、运用基本原理概念。例如,他讲热力学时,用大量实例证明第一类和第二类永动机是不可能的,进而阐明热力学第一和第二定律,阐明热力学熵的原理,并把熵的概念描述成可捉摸的物理量,使学生对难以理解的物理概念变得清楚、明了。


他特别着重引导学生抓住物理学的一些本质问题。在讲量子力学时,他强调统计性和测不准关系,用大量事例着重阐明测不准关系原理。在讲狭义相对论时,他特别强调相对论的核心问题是同时性问题,在狭义相对论中,同时性只有相对的意义,只有时空的点才是绝对的。在讨论经典统计物理时,他强调指出统计物理的核心问题是玻尔兹曼的H定理。


他还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他要求学生对学过的东西一定要消化,不赞成死记硬背。他经常告诉学生应该吸收哪些对的部分,摒弃哪些错的部分,反对盲目引述文献和专家权威的话,认为所学的知识如果不变成自己的东西,即使说对了也无用。他出的试题相当部分是要求灵活运用讲授内容,靠死记硬背是答不出来的。如讲力学轨道运动时,他向学生提出 “月球与太阳之间引力大于月球与地球之间引力,为什么月球绕着地球转”。为使学生接触物理学最新进展,他与王淦昌开了课程,介绍物理学的前沿领域,当时出现的一些重要进展,他们都讲过。例如,王淦昌讲过中微子和β衰变实验,束星北讲过费米的β数变理论和达尔文的狄喇克方程严格解。束星北还让四年级学生做文献研究报告,培养他们阅读文献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为祖国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分布在全国和世界各地。


束星北除了搞好教学外,还利用一切时间进行科学研究。他的研究涉猎面很广,主要集中在理论物理研究、大气动力学研究和动力海洋学研究。


束星北到山东大学物理系时,正值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即将开始。面对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束星北毅然放弃相对论研究,决心献身气象科学。中央气象局在山东大学设立了气象研究室,请束星北负责该室的研究工作。在他主持下的气象研究室,从开始的几个人,迅速发展成为二十多人的研究室。他全力以赴孜孜不倦地工作,加之其拥有雄厚的数理基础,研究工作很快上手。短短两年(1953 - 1954),他写出气象研究论著近10篇,从物理学角度对大气动力学做了理论探讨。


束星北先生是中国早期的一位杰出理论物理学家和教育家。他的一生是孜孜追求真理、辛勤耕耘播种的一生, 也是坎坷不屈、自强执着的一生,他是一位有真才实学的爱国科学家。国家海洋局局长孙志辉先生盛赞束星北先生道:“中国曾有过这样一位科学家,是中华民族的自豪。”


   
   

我们匆匆踏过去的,只是科研发展历史的冰山一角,和科学家的命运之书的其中一页。束星北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在学术上,他实事求是,“锱铢必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不屈不挠的反抗意识是建立在理性之上的。铭记束星北这个名字,不光是以史为鉴,也要在今天的社会中,继续弘扬真理和正义的精神。


* 文章来自《山大史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


——THE END——



文字:李怡林

编辑:邹星宇

责任编辑:杜加媛